? 上汽集團官網

上汽集團

攀登核心技術“珠峰”,上汽工程師站到C位

 新華社客戶端上海5月13日電(記者 姜微、何欣榮)"50毫安的電流,就可以對人造成生命威脅"

 "電池包頂蓋要確保半小時以上的阻燃性能,同時滿足歐洲碳足跡和碳排放法規要求"……

 和上汽集團創新研究開發總院副院長仇杰交流,從這些充滿知識點的技術細節開始。作為一名汽車工程師,在仇杰看來,汽車關乎生命,再先進的技術,安全可靠是基礎。上汽一年逾500萬輛汽車賣到中國和全球各地,品質過硬是關鍵。

 最近幾年,中國汽車行業飛速發展、市場變幻莫測。純電、插電混動、增程混動、氫燃料等各種技術百花齊放。作為中國第一大汽車企業,"科技上汽"是上汽集團一直高擎的大旗。5月10日中國品牌日當天,上汽集團發布DMH超級混動技術,再次展示中國汽車工業的核心技術。沒有車展的喧囂,也不被流量所支配,一群樸實無華的上汽工程師,這次站到了C位。

 讓座艙"像圖書館一樣安靜"

攀登核心技術“珠峰”,上汽工程師站到C位

 "他們逼我站出來講一講。"談到這次的出場,仇杰開玩笑說。

 在競爭白熱化的中國汽車市場,車企負責人親自下場做直播、搞營銷,已經成為一股潮流。作為一直待在幕后的上汽技術大咖,仇杰也被推到了前臺。

 為什么要做插電混動?因為這種技術既沒有電動汽車的里程焦慮,又擁有比燃油車更低的使用成本。統計顯示,今年一季度,我國純電動汽車銷量130.5萬輛,同比增長13.3%,而插混汽車銷量78.4萬輛,同比增長81.2%。插電混動,已然成為新的市場風口。

 那么,上汽的DMH插混技術又好在哪里?仇杰的講述中,依然會蹦出"NVH(噪聲、振動與聲振粗糙度)""PICU(動力總成系統控制器)"等專業術語,這是汽車工程師的職業習慣。但他也深知,"酒香也怕巷子深",要向造車新勢力學習,把新技術的優點用最通俗的語言表達出來。

 比如,在NVH方面,仇杰以瑞士手表舉例。"手表和汽車一樣,有大大小小的機械部件,但即使是把表靠近耳朵,也只能聽到極其細微的指針轉動的聲音"。仇杰解釋,這是因為手表每一個齒輪的表面,經過表匠打磨后實現極度平滑,就不會在相互咬合時發出聲音。受此啟發,上汽工程師團隊對DMH變速箱里的零部件精細加工、精確調校,還在架構和軟件等方面精心設計,努力"讓座艙像圖書館一樣安靜"。

 再比如PICU,這是上汽DMH技術的一大亮點,它將發動機、電機、混動變速箱、空調熱管理和電池熱管理的控制器"五合一"。"就好比一個公司中各個部門原本在不同的辦公區域,現在集中到一個辦公區,實現溝通更順暢、執行更高效。"

 為了說明這一點,仇杰找來三個控制器,分別來自不同的國際汽車零部件企業,一一擺在我們面前。與之對比,在DMH超級混動技術中,只要一個控制器就夠了。"PICU好比插電混動汽車的大腦。相比過去,新技術節省了70%的冗余組件,運算速度提升50%。"

 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,DMH技術的很多突破,看不見、摸不著。然而,"樸實的外表、豐富的內涵",一直是以仇杰為代表的上汽工程師團隊的堅持。"精益求精,這是上海的特質,也是上汽的作風。只有這樣,才能成就消費者的'無感'駕乘。"

 上汽集團副總裁、總工程師祖似杰表示,DMH超級混動技術實現了行業首創的電能、機械能、化學能、熱能統一控制,這款技術是科技上汽、品質上汽、責任上汽的"超級融合",將更好地促進新能源汽車的普及。

 核心技術"十年磨一劍"

攀登核心技術“珠峰”,上汽工程師站到C位

 榮威D7,是上汽首款搭載DMH超級混動技術的車型。去年冬天,榮威D7創造了1704千米的滿電滿油續航紀錄;今年北京車展前,榮威D7又在滿電滿油的狀態下,從蘭州出發駛往上海,跑出1962千米的真實續航紀錄。

 "可以說,領先的插電混動技術中國車企做得最好。"這是天津大學內燃機燃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、中國汽車工程學會理事姚春德等專家的看法。在政策和需求的雙重推動下,以上汽為代表的中國車企長期持續地投入插電混動技術的研發,形成了發動機、變速箱和三電的完備技術與完整產業鏈。

 也許只有仇杰這樣的投身其中者,才能深刻理解"長期持續投入"的含義。從泛亞汽車技術中心工作18年,到上汽創新研究開發總院工作10年,從"跟著學"到"自己造"。仇杰的職業生涯,見證了中國自主品牌汽車核心技術的崛起。

 當年上汽集團和美國通用汽車合資并成立泛亞汽車技術中心,曾經是上海的"一號工程"。仇杰很感謝那段經歷,學到了很多,也看到了中國汽車工業的差距。"核心技術的突破,是我們做自主品牌繞不開的地方。但自主創新,也是開放環境下的創新。我們要博采眾長,才能不斷進步。"

 一系列里程碑,標記著上汽自主創新的突破:2013年,推出首款插電混合動力轎車榮威e550;2015年,推出中國首個自主開發的整車架構平臺"上汽A架構";2016年,全球首款量產互聯網汽車榮威RX5問世;2024年,DMH超級混動技術正式發布。接下來,上汽還將加快全固態電池整車的研發,率先推出面向量產的L3高階自動駕駛解決方案。

 祖似杰提到,近十年來,基于"場景創造價值、軟件定義汽車、數據決定體驗"的理念,上汽每年在自主開發領域投入超200億元,圍繞芯片、操作系統、運動控制系統、三電系統等,加快塑造"智慧的腦""敏捷的身""強勁的心"。

 用"十年磨一劍"來形容這個過程,并不為過。在汽車越來越像"大號智能終端"的時代,快速迭代升級似乎才是行業主流。"有人說,上汽起了大早,趕了晚集。" 仇杰并不回避這些市場質疑。但他認為,學得越多、了解越深,對行業反而越有敬畏感。

 "汽車是生命的載體。一種新的技術,要經過充分的風險評估,再來進行系統的交付。只有長期的技術積累和市場驗證,才能厚積薄發,交付給用戶成熟可靠的產品。" 仇杰如是說。

 "走出去海闊天空"

攀登核心技術“珠峰”,上汽工程師站到C位

 如今,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。中國的電動汽車,也處在世界領先的位置。一系列的成功,帶給中國汽車人前所未有的自信,但也滋生了不少負面效應:流量焦慮、產品同質化、低價"內卷",等等。

 作為汽車行業"老兵",仇杰對此洞若觀火。統計顯示,今年一季度我國汽車行業利潤率為4.6%,低于整體工業企業4.9%的水平。在仇杰看來,"沒有利潤的增長是不可持續的增長。"

 縱觀全球,豐田汽車2023財年營業利潤達到5.35萬億日元(約合345億美元),通用汽車2023財年凈利潤達到101億美元,中國汽車企業與之相比差距巨大。"上汽作為汽車龍頭企業,既要為國家、地方貢獻稅收,還要考慮社會責任、就業崗位和配套企業的利益。核心技術的突破是必由之路。"

 另一方面,與其無休止的"內卷",不如將目光瞄準更廣闊的海外市場。在走出去方面,上汽集團是中國汽車行業的排頭兵。2023年,上汽集團出口汽車120.82萬輛,同比增長18.75%,連續第八年領跑中國車企。依靠DMH超級混動技術,未來兩年,上汽全系自主品牌將面向全球推出十余款混合動力整車產品,覆蓋轎車、SUV、MPV等車型,滿足不同海外市場需求。

 "去年,上汽在歐洲銷售超33萬臺車,部分車型進入主流細分市場銷量前列,向世界展示中國車企高水準的產品競爭力。"祖似杰說,除了整車產品,未來上汽的一些核心技術將實現向外資車企的反向輸出。

 走出去并不是一蹴而就,也面臨諸多的壁壘和門檻。幾天前,"歐7"排放法規正式發布。根據歐盟各國達成的共識,歐7的氣態排放限值與歐6標準接近,但首次引入針對剎車和輪胎磨損所產生的超細顆粒物的排放限值。不僅是傳統燃油車,電動汽車和氫燃料電池車也被納入歐7新規。

 "未來,各國對汽車環保性要求只會越來越嚴、越來越細。這對采取出海戰略的車企是一項無可回避的挑戰。" 仇杰說。DMH超級混動技術的推出,就是對國際高標準環保要求一個實打實的回應。"現階段自主品牌出海就像'陡坡起步'。只要闖過技術這道關,走出去海闊天空。"

 在上汽集團創新研究開發總院的辦公室里,四條員工行為準則十分醒目——"不要做閉門造車的自大者、故步自封的守成者、本位主義的維護者、固守邊界的獨行者"。從產品出口轉向技術輸出,上汽正在攀登汽車技術品牌的"珠峰"。(參與采寫:楊子華)